《艺术与生意》之碎碎念

 

 
 

  纯扯淡帖,大家随便骂……扯哪儿算哪儿哈!

  今晚看了第三次《妈妈咪呀》,几年前保利看的英文原版,前几天和今天看的都是21世纪剧院的中文版,不得不说,真好!当时看原版,结尾时,还是工作人员示意大家都起立跟着蹦蹦跳跳,这两次中文版,都是观众自发,全体跟着大欢乐……

  音乐剧这东西,真是雅俗之间,拿捏得非常精准。类似交响乐、歌剧、芭蕾等阳春白雪,全世界貌似都是赔钱的,需要靠国家拨款扶植或各种基金会救济活下来。可这音乐剧,偏偏成就了安德鲁?劳埃德?韦伯、卡梅隆?麦金托什等巨富,其产业蓬勃发展、自给自足、欣欣向荣。

  前两天好像看新闻,说什么中国国家大剧院发言人称,坚决不会让音乐剧这种低俗艺术走进大剧院的,因为他们只搞高雅艺术……嚓!这帮白痴……再怎么说,音乐剧也比话剧,“品”上高那么一点点吧?!那你国家大剧院弄个戏剧剧场干神马呢?

  当然话说回来,音乐剧真是很宽泛的东西,《妈妈咪呀》当然是音乐剧里最TM俗的啦哈哈哈哈……因为本来就是ABBA的流行歌曲大串烧。但问题是,音乐剧《悲惨世界》可就品高得一塌糊涂啦!那几乎就是通俗大众版的英文腔歌剧!(其实最早是法文的)。演员都是一动不动,干唱!其表现手段,简直比通常的歌剧用得都少!!!

  一个最好的朋友对我说,芭蕾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很棒,二姨太发疯时很感人很感人,被我嗤之以鼻,严重羞辱……我说,拜托,芭蕾这种形体上最高品的艺术,居然表现那么具象的情感,简直是侮辱芭蕾!张艺谋就是个“品”超级低的没文化笨笨,或者说,丫弄装修就很牛逼,但别介入艺术创作的核心。比如普契尼的歌剧《图兰多》,丫张艺谋弄个中国装修版,真是辉煌无比!但这只能说是锦上添花——完全没有布景,帕瓦罗蒂一人傻戳在那里干嚎《今夜无人入睡》一样是经典中的经典——有了好布景,虽然赏心悦目,但也没啥突破可言。用莎士比亚的扯淡就是,“玫瑰不叫玫瑰,也依旧芬芳。”

  张艺谋弄的《大红》,则完全是个杯具。丫总想着讲故事,靠,可能是丫小时候看芭蕾,以为《红色娘子军》就是芭蕾典范吧?这两个《红》,都是恨不能每一处舞姿、每一个音符,都配上台词……尼玛坑爹啊!说到这,联想起什么林晓培主演的音乐剧《阿姨》,我强忍着看了二十分钟退场,就一句话:傻B,您能弄清楚这个艺术形式,到底是个啥玩意儿,您再演么?真不是二人转好不啦?

  其实,张艺谋也没好到哪里去……根本不知道芭蕾是个啥玩意儿。本质上,越低俗的形式,越表现具象的情感。越高雅的形式,则越抽象。举例来说,《妈妈咪呀》中,一段妈妈为快要出嫁的女儿梳头,弄哭了很多人,里面的歌词,唱着诸如“女儿当年背起了小书包”,“我想步步紧跟她,却始终差一步”还有什么“岁月”啦,“离别”啦等内容,看,这就是个很“中位”的艺术形式。

  比音乐剧低一档的,比如话剧吧,表现这种类似忧伤痛苦的情感,把观众弄哭,同样桥段,可能就要大段大段台词了。配以各种肢体语言,也许还得灯光、音乐、各种道具来配合,如果导演稍微没自信,可能台词里就要洒狗血了……再低一档呢,得,电影了,一会脸部大特写,一会蒙太奇,穿插着画面特效,还可以时光穿梭演一演女儿小时候梳着羊角辫的小模样……再低一档呢?完蛋,电视剧了,尤其韩剧!哈哈哈,那就直接哭天抹泪、惊天动地哭上半小时再说……如果那些大妈观众还敢不跟着哭,这韩剧就敢再哭三集!

  OK,比音乐剧高的呢?比如直接歌剧吧,首先是没人听得懂歌词!哈哈哈。歌剧全TMD意大利语,(别跟我说把歌剧搞成中文版,我听过一什么《乡村女教师》中文歌剧,那鸡皮疙瘩啊,掉了六斤多,回家之后,明显瘦了!)而歌剧的特点恰恰在于,除了意大利人,全世界都听不懂具体歌词的前提下,能把人直接唱哭。哎~~稍等,这就开始有点“直指心灵”的味道了……

  比歌剧再狠一点呢,那就得更加“去叙事化”了。比如芭蕾……没错,芭蕾也有故事,但故事只是一条绳子,仅仅为串起各个场景和舞蹈桥段服务的。你想想,无论《天鹅湖》《睡美人》《胡桃夹子》《吉塞尔》《堂吉诃德》《舞姬》《海盗》《美女与野兽》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……从故事复杂程度上讲,都惨不忍睹,而且还经常讲不利索,哈哈,比如《堂吉诃德》芭蕾舞剧和原著,哪有一毛钱关系啊?(嗯,我承认,角色名字都一样,也不能说完全没有。)

  但那么多芭蕾舞剧,都差不多有共同点:比如宫廷舞会(或乡村舞会啥的),总之得有一大帮人,集合一起,一块玩炫舞团!为毛呢?废话……不设计个这种场景,怎么“炫技”啊?那个“托达”部分(哎,老子没文化,不懂得法文拼写,只能类似中文发音瞎写),必须得有一个热闹的场合,配上接连不断地、能烘托气氛的音乐,来一一展现男女主角的惊人技巧。再比如,一个“巴塞日了为”动作,(就是用一个脚尖站立),能解释狗屁情节啊?但是呢,往往女主角“啪啪”一炫,观众全沸腾了!(观众有病吧?哈哈)我就亲眼目睹两次,英国皇家芭蕾团的首席,“圈王”塔玛拉?罗赫大姐,几十个圈转下来不说,哐当一口气,“巴塞日了为”,也就是金鸡独立了二十秒,全场的尖叫声、鼓掌声、呐喊声,差点把国家大剧院歌剧厅的屋顶掀翻。但这种东东,表现了啥情节,啥“叙事性”啊?!

  再比芭蕾更V5的,那就只能是音乐了……完全超越语言、超越叙事。甚至超越民族、超越文化背景、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,由内而外,外焦里嫩……哦,稍等,咱一般特指古典乐哈,流行、摇滚那些东东也很好,但不在此讨论范畴。就仿佛我现在的所有扯淡,都是基于对一堆观众的“表演”,所以绘画、小说、诗歌啥的,就没列进来一块扯。

  音乐虽然是艺术最牛逼最高等级的表现形式,但其实也分三六九等。比如巴赫就最塔尖,他的平均律,非善非恶不动声色,没有喜怒哀乐,但如果你想,你就能感受到各种情感。贝多芬相比之下,就他妈俗多啦!感情充沛,但指向明显……你无法在《欢乐颂》中听到哀伤,也无法在《命运》中感受静谧。

  其实各个表现形式,里面都分三六九等的。电影虽然俗,还有库布里克黑泽明赞米基斯呢!(把赞米基斯说上,是因为我偶像羊羊羊老师说《阿甘》是《金刚经》的水准,哈哈)。。。话剧虽然够写实,但还有雅克勒考克呢!尤其这位法国大佬之薪火相传、中国的转世灵童——赵淼,乃是雕爷最最崇拜的家伙!

  举例来说,我为什么崇拜赵淼崇拜得神魂颠倒?拿《黑故事》说事,开场仅三分钟,就把观众全弄哭了,一个小孩假装放风筝,一个妈妈(男人装扮)跟在后面,还一个黑衣人举着竹竿,竹竿上绑着个假风筝,仨人表演——放风筝!听着够无聊吧?然后,孩子渐渐直起腰,表示长大了,妈妈渐渐弯腰,表示老去,最后躺在地上去世,孩子转过来扑在她身上,黑衣人拿着风筝退去。。。简单吧?就这么简单,全场都在饮泣。

  但这不叫牛逼,虽然没用一句台词,但这是人类最普遍最容易激发的情感,亲人逝去搞飙泪,韩剧最喜欢用了!虽然赵淼不用台词不用第二样道具(除了内假风筝),纯用形体激发出观众情感,也没啥太了不起。(飞屋环游记动画片,是用开头十几分钟,同样内容,弄哭观众)。

  《黑故事》最牛逼的桥段是:男孩结尾时也死掉了。男孩意识到也许自己死了……然后,两个演员(黑衣人)举出来一超巨大风筝(其实就是一大块橘红色的布),男孩跳到风筝上面,随着风筝摆动,我当时彻底哭疯了!妈的!我CAO!丫表现的是飞翔,丫表现的是梦啊!!!!!!!!或者,你可以有各种解读,但各种解读,都已非具象……而这个场景,也直接超越了语言,超越了文化,超越了年龄,超越了叙事性。

  码了这么多字,如此一大圈,居然还没来得及扯到艺术和生意的关系,嚓,看来我胡扯的功力,又上一层楼!不过,今天太晚了,明天也许再写,如果有时间的话。比如,创新是如何被市场所奖励的,无论艺术或生意……比如,京剧如何打败昆曲,俗的为何打败雅的?但为何京剧又是垃圾必然消亡?哎呀,想扯的蛋可真多~~~但如果没继续扯,太监了,大家也一点别奇怪哈,哈哈哈哈……

 
 
分享到: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