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关团队,有关梦想,有关捍卫点什么……

 

 
 

  有关团队,有关梦想,有关捍卫点什么……

  话说这个V版啊,人是真不错,隔三差五的就MSN里喊我:“你丫怎么最近总不写东西啊?”我虽是敷衍“马上写马上写”,其实没啥新想法,写了也不是干货,索性作罢。但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,今晚就干脆呢,酒后真言,把俺们网店团队前两天开的“务虚会”,拿出来晒晒。

  上周四的时候,把俺们网店团队比较重要的十二三个家伙,拉到郊区的一度假村,宣称开个“务虚会”,实际上,自然是吃喝先开道。话说雕爷对吃喝一向很是挑剔,这个度假村的饭菜,绝对是大大有名,避免广告嫌疑,这里不提,但没有好饭菜,怎么能尽兴喝酒呢?不喝酒,怎么能尽情扯淡呢?所以,从逻辑上说,我总认为,所谓团队建设,第一重要先得吃好喝好。

  这顿晚饭,大家极其哈皮,几乎每个人都自觉喝好。不过雕爷中途去了趟卫生间,回来后风向有变,他们居然每个人都向我敬酒……当然了,同事嘛,很让着我!单独敬酒的喝三杯,我才喝一杯!我轮流挨个喝,很占便宜啊……

  最终喝好后,回到屋里,大家四处乱坐,开始“务虚”。重点很清晰:我们除了业绩利润这些每家公司都看重的东西外,我们还到底应该“捍卫”点啥?换句话说,什么是我们这个团队珍惜的,甚至拿很多很多诱人的东西来换,我们TMD也不换的东西。

  好吧,我是董事长,我先带头说,我热爱公司里的那个大冰柜,塞满零食。每当下午五六点钟饿的时候,我就可以去刨点东西吃,每个人饿了,都可以去找吃的(包括打包的钟点工阿姨在内,都随意取用),只要我们还能赚出这点零食钱,大冰柜就永远不许空!凭什么公司非要装逼成瘾、一尘不染呢?办公桌有点零食渣子,随手打扫了就是,但饿肚子心神不宁才难受,绝不委屈自己!如果有一天,网店这边发展壮大,再不能忍受公司内人人都随时吃零食的习惯,那,OK,我今天就宣布,咱网店不TM发展壮大了,就维持现在规模算球。

  除了“想吃就吃”,还得“想唱就唱”,“想玩就玩”。55寸大平板,随时放点音乐剧、歌剧、蓝光电影啥的,Wii和PS3,也是累了就去玩一会。每个人都不要干涉别人的审美,有个叫糖精的MM,每天一到晚上七点,就开始放一个什么德文歌曲小鳄鱼,整首歌都是“妈了个逼、妈了个逼”的歌词……咱也没干涉啊!切,咱还有N多左小祖咒和曾轶可的歌呢!户怕户啊?

  重点是,我说,这种不靠谱的精神——或者说“追求有趣”的精神,是我捍卫的,如同捍卫自己的眼珠子,决不允许沙子掺入。

  接下里,俺们的客服主管(兼CXO,即首席惊喜官)发言,这位神人MM,之前居然换过十来份工作!居然在俺们这里安顿下来,最喜欢啥呢?上班不打卡。为啥要像防贼一样防着员工呢?大家并肩作战,为了成长付出辛劳——可是你看看北京这破交通,着急忙慌为了每天不迟到,慌慌张张紧迫万分……所以,俺们这里十点上班,且无需打卡。另外,CXO的一项工作,就是每天寄出大量“惊喜礼”,随机挑选好玩的顾客,偷偷寄出免费包裹,吓丫一跳,给丫惊喜!这种工作,想想也知道,如果CXO心情不好,怎能做好呢?

  所以,CXO也找到了她捍卫的东东。

  俺们最早期的同事馒头,也开始强调她喜欢的——我们有品味的小细节。例如咖啡,办公室有两台咖啡机,一台是意大利现磨咖啡豆的全自动机器,宝马公司设计的外观(什么乱七八糟的血统?)另一台是瑞士“胶囊咖啡”机,可以换几十种口味的咖啡喝。搞得我们这里,随便哪个员工都是口味牛逼,星巴克的垃圾根本没法喝——仿佛涮锅水!哈哈哈,她热爱这种精致生活!可怕的是……我们这里最近又开始升级了,不仅是偶尔晚上加班的喝红酒了,周六下午就开始开红酒,切奶酪,外加西班牙伊比利亚黑猪后腿了我靠……一群享乐主义份子啊!干活就疯狂干活,享受也不顾一切,顺便说一句,我们这里一周工作六天,(有的疯子是七天),享乐不靠谱,工作却不掉链子!“加班费”这个词在我们这里是“二逼”的代名词。

  噢,对了,补充一句,LV和GUCCI这两个垃圾品牌,在我们这里也是二逼的意思,且等同辞职信效果,谁背着来了,算是自动辞职——这辞职信挺TMD贵啊?哈哈哈……

  不断地,每个人都扯开了,七嘴八舌,有人喜欢团队的没大没小,对着老板也可以开玩笑。有人喜欢宽松气氛,甚至有个以前在联想工作的“大强”,一兴奋,连说了七八次“我操”,当然了,说脏字不是重点,重点是绝不压抑的轻松感觉。

  还有人,认为目前的荣誉感最核心——我们超级牛X的用户体验,无数顾客爱死我们了,买上瘾似的,几乎为了能和我们购买而购买——希望这种带给顾客的美好,能一直坚持下去,而不是仅仅为了企业快速做大,而丧失这种给顾客带来美好感受的力量。噢对了,说到美好力量,我们也有没完成的,例如我们打算把办公室墙壁,全部涂鸦,画上“植物大战僵尸”和阿童木、机器猫、超级玛丽、花仙子、变形金刚等曾带给我们美好力量的东东,可是,一直找不到优秀的涂鸦团队,拖到现在几个月了还没完成!不过,一想到我们的工作环境能充满这些不靠谱的美好元素,我就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  那天晚上呢,一直扯到凌晨四点,大家还挺兴奋。说实话,我挺感动的,也挺自豪。身为这个公司的董事长,这些同事如此热爱此间公司,我都有点意料之外,他们热爱没事打个小赌,赌某天的营业额。他们热爱业绩提升,大家靠扔飞镖这种运气活来决定一下小奖金。他们更热爱公司这种“不靠谱”的激情气氛,来追求企业持续成长这件“最靠谱”的事情。

  最后还一个压力锅童鞋的提议,是不是这种“务虚会”以后还得开?我早有准备:以后,每三个月一次,拉到郊区或外地、外国,开开务虚会,不断拷问自己人,“我们是否要捍卫某些东西?我们的理想除了多赚钱外,还有哪些?”如同《沸腾十五年》里,作者的题记引用那首诗——

  “我们出发的太久,以至于忘记了出发时的目的地。”

  在每日繁琐细节外,能够专门拿出时间,务虚一把,提醒自己和团队,我们的梦想是些什么,不仅重要,也是为了继续前行,能够走对方向而必须付出的成本。更是我们每天努力的意义之所在……最后,也预祝各位,能找到自己企业,除了“赚钱”这件事之外的——存在意义。

 
 
分享到: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