蚂蚁打架

 

 
 

 
很小很小的时候,大概是学龄前罢,经常有一项********,就是观赏和组织蚂蚁打架。
  
  现在回想起来,学龄前的儿童其实是很有观察能力的。地上的蚂蚁如何巡逻,如何觅食,如何交流,都观察得清清楚楚。
  
  通常是一粒饭粒,一个死苍蝇,或一个鱼头掉在地下,碰到巡逻觅食的蚂蚁,就会被蚂蚁扛去,变成蚂蚁的食物。
  
  蚂蚁的气力是很大的,一粒米饭或一个死苍蝇,通常一只蚂蚁就拉扛得动,拖着拉着扛向蚁穴中。半路碰到自己族类的其他蚂蚁,也马上过来帮忙,一起扛抬食物。
  
  如果是大的食品,比方一只死蜻蜓,一个鱼头,巡逻的蚂蚁发现后,自己扛不动,就立即到蚁穴去报告,于是就引来大队的蚂蚁,共同来拖扛。大队的蚂蚁气势雄壮,浩浩荡荡,队伍中间常隔着几只大蚂蚁,大头大身,大概是排长连长之类的军官,夹在队伍中间,起着领导和统率的作用。
  
  当成群的蚂蚁乱纷纷地扛抬食物时,小孩子们也很高兴,他们拖声拉调地唱起关于蚂蚁的儿歌,为蚂蚁的觅食劳动助兴:
  
  “蚂蚁婆婆,来扛鲞头,枕板菜刀带得来;蓑衣箬帽穿得来,蚂蚁婆婆,来扛鲞头……”
  
  小孩子也有恶作剧的时候,有时在蚂蚁拖扛的食物上故意压上一点重物,使蚂蚁拖扛不动。这时候蚂蚁会越聚越多,这蚂蚁的觅食活动也会长时间地拖延下去。
  
  而更恶作剧的是故意促使蚂蚁打架,使许多忠勇的蚂蚁在打架的战争中白白地死去。
  
  在我老家的庭院中,一般活动着的只有两种蚂蚁:黄蚂蚁和黑蚂蚁。这些黄蚂蚁和黑蚂蚁都中正平和,安分守己,平常都默默地各自在地上巡逻觅食,井水不犯河水。
  
  然而如果它们的食物受到威胁时,它们也会抛弃温柔,而露出凶狠和狰狞,与自己的敌人作殊死搏斗。
  
  我们的恶作剧通常是分别用两块食饵,一块引来一群黄蚂蚁,另一块则引来一群黑蚂蚁,然后把两块食饵丢在一起,使两种蚂蚁混杂在一起。蚂蚁的智商当然不可能知道是有人故意搞鬼,而只是本能地认为有敌人来抢夺自己的食物。于是本能的护食行动就爆发了,黄蚂蚁和黑蚂蚁都扭在一起相互撕打、撕咬,那些大头大脑的军官蚂蚁更是勇不可挡,奋勇冲入战阵,把对方的小蚂蚁一只一只都咬死,当碰到对方的军官蚂蚁时,立即扭打在一起,不久即同归于尽,双双牺牲,呜呼哀哉,为国捐躯。
  
  蚂蚁搏斗后的战场,显得十分凄凉,很大一片地上都是死蚂蚁,双方都死得很多。最后,失败一方的蚂蚁除了死蚂蚁,活蚂蚁撤退消失得干干净净。胜利的一方则还有一些残剩的蚂蚁把夺余的食物扛向洞穴中。
  
  现在回想起来,这种挑唆蚂蚁打架搏斗的行为十分残酷,十分不应该。倘若现在也有小孩在玩这样的游戏,我一定会上前劝导和阻止,不让他们这样玩。小孩应当养成善良的品格,应当有与他为善的习惯,而不应当把残酷当成有趣,当成游戏。
  
  最近中国和日本为钓鱼岛争得不可开交。我忽然想像这钓鱼岛也好像是一块食饵,,而丢下这块食饵的就是饱藏祸心的美国,它希望中国和日本像黄蚂蚁和黑蚂蚁一样撕打起来,它可以坐收渔翁之利。呜呼哀哉,阿弥陀佛!
  
 
 
分享到: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